隔天,大家吃飽喝足了,便啟程到了台東代表景點—三仙台。強勢的海風吹的每一個女生的頭髮像巫婆一樣,不受控,雖已夏天,但吹久了還是令人有些頭疼。程蒨文和都少正下了機車後就一起四處在島上閒逛著,階梯上上下下,越過了拱起的一座座橋後,他們兩個踏上最尾端的島上,有些人在橋上看看就回入口處一旁的小餐車喝咖啡看海了,所以島上的人不是很多。程蒨文是第一次來到三仙台,他們兩個愜意的遊覽風景,時不時打打嘴皮子。

「欸,我問妳,有一天,曉明和小華在海邊講笑話,為什麼最後兩個人都死了?」

「因為海嘯了。」

「妳未免猜得太快。」

「老掉牙了。」程蒨文笑著回答。

「那為什麼海是藍色的?」

程蒨文微皺了皺眉,搖搖頭。

「因為有魚在吐泡泡。」

只見她一臉不明白,但饒富興味地等待著下一句。

「為什麼魚吐泡泡就變藍色呢?」

她還是搖搖頭。

「妳都不動腦一下。」

「動腦很累欸。快說為什麼。」

「因為blue…blue…blue。」說完程蒨文馬上意會過來,開始放聲大笑。

「這個不錯,真的滿好笑的。」

看她笑成那樣,都少正也是挺有成就感的,真不枉費他把看過的笑話都記在腦子裡了。

「前面有橫椅耶。」椅子前一片藍色海洋直接映入眼簾,叫人心曠神怡,而且位於背風面,沒有強勁海風的干擾,他們兩坐在這兒,靜靜地欣賞眼前的海景。

片晌。

「我從來沒想過阿哲會因為這片海洋而過世。」都少整聲音低沉,緩緩的說道。

「嗯。我想大家都沒想過。」程蒨文也懷著同樣的感受。

「那年初二,突然早晨收到班級臉書社團的通知,說是阿哲死掉了。忘記是誰貼文的,只知道當時的大家都不確定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直到大家再三的討論,看到電視新聞後,我的心還真有那麼一瞬間是空白的,毫無任何情緒,我不知道該怎麼抒發我的感受。」他偏著頭,雙眼有些悵然。

「怎麼會一個好端端回老家過年的人就這樣在海邊溺斃呢?事情發生後的幾天內我還是不想相信這個已成定局的事實。在學校不知道該怎麼表現我的心情,在家裡我更覺得無助、難過,一滴眼淚也掉不出來。直到輔導室在地下室舉辦的那場告別式,要我們寫下想對阿哲說的話在小卡上,我才真正崩潰了。」都少正有些感慨地看著眼前的這片海洋,徐徐陳述當時的心情寫照。「我說完了。」他微微笑了笑。「這件事我也從沒告訴過任何人欸。妳是第一個聽的。」

「那我們就扯平啦。」程蒨文俏皮地笑著。

「然後我想再跟妳說一件事。」

「嗯?」

「妳可以喜歡我。」

面對他突如其來的話句,頓時呆愣了數秒,爾後才恢復意識,「什麼?我可以喜歡你?」她有聽錯嗎?

「第一天騎車的時候,妳不是抓著我的衣服說﹕『我可以喜歡你嗎?』」

程蒨文的眼睛瞬間睜大了十倍,「我什麼時候那樣說了?」她怎麼可能在意識清醒的時候說夢話。她努力重新回想了一下,當時她到底講了什麼。

「我說的應該是『我可以抓一下你的衣服嗎?』你是不是聽錯了?」

「真假?所以妳從頭到尾都沒說過喜歡這兩個字?」

「嗯。」

「真是太尷尬了。」

接著一陣靜謐,遠方蕭蕭海風繼續狂野的吹著。這樣的對比讓兩人對看一眼後,不禁都莞爾笑了出來。

「不過,我的確想再認識更多現在二十四歲的都少正。程蒨文認真地說。你怎麼想?」

「我也想再知道更多關於程蒨文的事情。」他沒有思考很久,語氣誠懇。

兩人相視而笑,不僅是因為剛剛的誤會所造成的鬧劇,還是對未來的期待,都將是無比真珍貴的回憶。不管是逝去的,還是留下的,只有自身改變才能把自己帶向更好的未來。對於逝去的人事物,不要過於執著,而是要緬懷、思念,化作養分,成為面對事情與挑戰的動力。

回憶豐富了每個人的一生,生活造就了獨一無二的回憶。

    全站熱搜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