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接近七月底的某個假日前天晚上,都少帶著一份雀耀的心情從公司回到住所,洗完澡後開始收拾隔天同學會的行李,準備要去台東開始一個為期兩天的同學會,雖然當初討論的時候希望是三天兩夜,但要大家三天都有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此他還向公司請了星期一的假。正值炎炎夏日,他簡單的帶幾件衣褲和盥洗用品,隔天就提著行李去火車站等待汪麥指定的火車班次,大家都會搭乘那一班到台東。他前幾天還在跟汪麥討論行程還有確認租車的事宜,班上一半的人都可以出席這次的同學會,頗讓他們倆感到些許意外,因為這次的同學會有點突然,最重要的是形式不再是吃個飯聚餐而已,所以時隔已久的小旅行讓大家都非常期待。

都少正身穿單寧夾克,裡面是白色素面短T和簡單的直筒黑褲,胸前揹著黑色單肩斜背包,裡面只帶了水壺和皮夾,除此之外他想不到還能帶什麼東西了。

上車後,都少正左右兩邊找著自己座位之餘,瞥了周圍,沒看到半個熟識的身影,我想也是,大家都是各自買票應該不會那麼巧。找到座位後旋即把行李放到架上,接著就坐下休息滑起了手機。看著群組內有的人在台北就已經上車了,陸陸續續報備了是否搭上此列車,大家遂開始聊起天來。火車快速的行進中,很快地經過一站又一站,程蒨文在群組裡回應了「上車囉」的訊息跳出,都少正心裡不由得感到一陣愉悅,眉梢嘴角滿意地漾起了好看的弧度,著手便私訊回覆道﹕「巧克力泡芙有帶到嗎?」

「都先生,請你好好講話J

自從早餐店遇到後他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不過因為雙方都很忙,訊息都回覆的很慢。

「我有帶欸,特地去買的。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好吃可以讓人買這麼多個。」

「你夠囉。別提那件事了啦,有點尷尬。」

「有什麼好尷尬的哈哈。」

「別人還以為我大食怪嘞。」

「這不是事實嗎?」

「早餐店那一次真不該跟你聊天的。」

「來不及囉。」

「你是不是跟人一旦熟了起來就開始變得有點幼稚了?」

「不。這只限定大學以前的同學。之後認識的很難讓我心無旁騖的調侃別人。」

「也是。那時候看到老同學變得人模人樣了,突然忘記以前也是混成一團的臭男生了。」

「這我不否認。話說,妳最後還是來了呢。」

「只能說你們時間挑的好,學生開始放暑假了。」

「他們暑假有幾天啊?」

「七月中到八月底,四十天左右。」

「真好欸,妳們老師也放這麼多天。」

「老師只放三個禮拜而已好嗎,還有其他班的課。」

「不管怎樣,還是比我們這些上班族還要好了。」

接下來程蒨文並沒有已讀訊息。

終於到達台東了,車站應該是剛整修過,格局跟以前不一樣了,變得寬敞、明亮,白色的屋頂設計成浪濤的形狀,正面看過去很是氣派,氣派中結合了當地特色,華麗卻又不失質樸。

都少正提著紺青色的行李出了月台,正門出口的方向走去,在匣門處還留停了一會兒翻找車票,他以為忘在車上了,還好只是被他塞在皮夾裏面。

午間的太陽太熱情了,曬得每個人都瞇起眼睛來了。大家魚貫來到指定的超商前集合,氣氛逐漸變得像是國中時要出去畢業旅行般歡樂,明明許久未見,但或許是大家都明白這趟旅行就是為了把大家再重新聚在一起,不管以前是不是很要好或是熟識,彼此都聊得很眉開眼笑。

將近十年未見,每個都聊得無不熱絡,都少正也在談話之餘,看見程倩文一身休閒淡黃色紡織襯衫搭配白色緊身長褲和高紹軒有說有笑的並列著走過來,高紹軒則是一襲湛藍色襯衫及牛仔褲,頭上還掛著太陽眼鏡。

看到自己遠在海外工作的兄弟,心裡是一陣開心,但看著他們倆,都少正莫名的覺得不是滋味,不過他還是揚起微笑,和大家一樣興奮地打招呼。

「嘿,很久沒看到你了欸。在國外混得怎麼樣?感覺還不錯齁。」他輕推了高紹軒的胸口一下,關心地問起近況。

「馬馬虎虎而已啦。你呢?有打算換工作了嗎?」

「沒。失望了嗎?」咯咯笑聲從旁邊發聲響,程蒨文看他們倆開玩笑的語氣,彷彿大家一起乘坐時光機回到國中了。

「你們一見面的對話一定要這麼奇怪嗎?」

「話說,你們為什麼會一起走來啊?」看準時機都少正終於切入方才就想問的問題。

「說到這個,回你訊息的時候正好看到他,我們兩個的座位竟然剛好在隔壁耶﹗」她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回道﹕「明明有這麼多座位,這真是太巧了。」

「我走到座位後,第一眼還沒認出她來。」接著對著程蒨文說﹕「妳變得有點多耶。」高紹軒看向她的眼神透露出一分欣賞,隨後又看向都少正,「你們之前有這麼熟嗎?聽你們的語氣還有什麼傳訊息的樣子,感覺怪怪的哦。」話尾語調上揚,高祖浩邪笑著直盯著都少正。

「老同學彼此聯絡哪裡奇怪了。」

「我們之前偶然在早餐店遇到有聊了一下啦。」看不下去了程蒨文笑著徐徐地解釋。

「就是。紹軒你不要在那邊瞎講話啦,真是的。」

「好啦,就是開開玩笑而已。」他無所謂似的咧開嘴笑了幾聲。他絕對事故意的,一他對紹軒的瞭解,他從以前就很會察言觀色,這趟旅程肯定有罪受了。

「點名囉,各位﹗我來看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汪麥似乎是把名單打在手機裡了,只見他看著手機逐一念出大家的名字。

汪麥向大家喊道﹕「現在大家拿出手機去群組裡,確認一下自己的後座是誰或是給誰載吧。」開啟了群組裡的「爬梯子」,確認自己是載誰或是給誰載,好像大學抽鑰匙一樣不知道會抽到誰,氣氛頓時嘈雜了起來,此起彼落的談話聲讓大家的互動變得更活絡了。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