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欸。」是程蒨文,國中的時候他滿喜歡她的,如果要用現在的話講的話就是「欣賞」。因為每次周邦宇講到兩津勘吉的劇情她都和那傢伙互看了一眼然後一起笑,而且還笑得很開心,這和菁英班裡的她有著很大的反差。以前和一起她上過幾堂理化補習班的課,也同是菁英班裡的同學。

「我也沒想到。你家住這嗎?」

「嗯,在全聯附近。」

「長這麼大才知道妳也住這附近。」都少正略驚訝地笑著。

「畢竟我們那時候不熟啊。」

沒想到她會那麼直接地道出事實,氣氛頓時飄來一陣寂靜,不過很快便消去了。「你不用感到尷尬啦,這是事實。」她健談的模樣,和以前好不一樣,他記得那時候的程倩文比較認生、文靜,不會這樣和不熟識的人打招呼,「坐下吧,你點了什麼?」

「法式芥末雞腿堡還有紅茶。」

「他們的奶茶很好喝,我每次回來都會點。」拾起她面前的奶茶小啜一口。

「早餐店的奶茶都會讓我拉肚子,」他略苦笑著,「我只喝鮮奶茶。」

程蒨文輕笑著,「好吧,我的胃可能一向強健,『垃圾吃,垃圾大』,所以都沒什麼異樣。」聽到她熟練地說著台語俗語如此自嘲,自然的出於內心的愉悅,笑了出來。

「真是太貼切了。」都少正笑了出聲誇獎地說道。「你正在讀研究所嗎?」

「沒有。怎麼這麼問?難道我看起來像學生嗎?」她兩眼圓溜溜地直盯著都少正,打趣地說著。

嗯…不像。她的回答有點意料之外。她是避而不答嗎?還是不知道我想問什麼?她不想被他問嗎?他覺得要盡量避免直接問別人工作相關的事情,所以他都傾向於讓他人主動開口聊。正當他覺得疑惑時,「我大學畢業後就直接出來工作了。」程蒨文微微笑著。

「你剛剛是不是堂皇了一下?」她勻稱的小麥色臉龐上露出了像個惡作劇的孩子在觀看自己惡搞的成品般的眼神。

他沒想到程蒨文的個性改變了這麼多。「妳剛剛在笑我吧?」都少正故作直問的表情懊惱地笑了笑,他覺得自己像隻在馬戲團給人觀賞的動物,但心情卻反而因為新鮮的對話模式讓感到輕鬆、愉快。

「沒有啊。」程蒨文像是沒事一樣地馬上否認,並附上一個靦腆的微笑。

「絕對有。」都少正有點不甘心就這樣被人耍了。

「妳變好多哦。」本來他是不打算說出來的。

「你指的是什麼?個性?臉?」程蒨文嘴角微微向上揚起,表情像是他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一樣。

「全部。」都說女大十八變,雖然她離開校園了,卻依然留有著青春的氣息,再加上出去工作後更多了一分成熟。都少正喜歡她這樣的變化。

「你的回答好攏統。」她似乎不是很滿意都少正沒說出差別。

「可是我就是覺得全部都和我印象中國中的妳很不一樣,差很多。」

「高中去都市裡讀書後就變得比較外向一點了。」不然她發現文靜的人總是吃虧。「我也滿喜歡我的轉變,比起國中比較不那麼內向、安靜了。」程蒨文坦然地說出想法。

「那時候妳都只跟夏彤還有江燦莉走在一起對吧?」

「虧你還記得欸。」

「班上的大家我都還記得。」

「你呢?還有在聯絡的人嗎?」

「和汪麥、邦宇、祖浩他們幾個前陣子才見面吃過飯。對了,我們打算要開同學會,妳來嗎?」

「這麼突然要辦同學會?什麼時候?」

「還沒確定,不過應該是在六月中。現在我們還在籌劃,之後會告訴其他人。」

「也許可以。不過我覺得有點尷尬,和他們都不是很熟。」

「妳自己說妳以前跟哪一個男生熟的?」

「周邦宇吧。」

「我想也是。那現在就是讓大家重新認識妳的好機會了。」

程蒨文突然直看著他說﹕「我覺得我們兩個也是滿奇葩的,剛剛講的話可能比同班三年所說的話還要多了。」

「而且妳看起來一點都不尷尬。我還記得那時候妳來我們補習班幾天後就沒再來過了。」他偏了偏頭擷取過去的記憶

「所謂成長就是這樣吧﹗不會再畏畏縮縮的和人談話了。」

「那妳現在在哪工作啊?」

「日本。」程蒨文毫不猶豫地答道。

「日本?」雖然身邊有不少人也是在國外工作,但這還是讓都少正略感震驚。不過他的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任何情緒。

「畢業後去了泰國一年,然後就到日本工作了。」

「妳的工作性質是需要到處飛的哦。妳大學讀什麼啊?」

「應用華語文學系。」看他一臉疑惑,「簡單來說就是教外國人中文。」她不等都少正發問直接解釋。

「原來是這樣子啊。所以妳現在是休假中囉?」

「算是吧﹗那邊的學生現在正開心地放春假呢。所以我回來看看爸媽,順便補充糧食。」

「糧食?妳是指零食嗎?」

「沒錯。」一個肯定、彷彿這是人生大事一般的眼神投向他。

他笑了出聲,他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都覺得程倩文說的話很好笑,「那妳都買些什麼啊?該不會是巧克力小泡芙吧。」

忽地她投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都少正﹕「你怎麼知道?太扯了吧,明明市面上有這麼多種也能被你猜到。」

「沒想到真的是巧克力小泡芙呀﹗那我再跟妳講一件事情。」說完他身體前傾,輕聲講道﹕「其實啊,我以前有看過妳去超市買了七、八盒巧克力泡芙。」

「天啊,太羞恥了。」

「依稀記得那時候的畫面有點震撼到我,想說你到底是有多愛吃那個泡芙。」都少正的最後一句話無疑是在調侃程倩文。

「沒辦法呀﹗每天放學都會經過那間超市,又剛好適逢下課,需要來個點心時間,就忍不住進去搜尋一下有什麼好吃的。」程蒨文徐徐解釋,像是要洗刷汙名一樣,卻又說的理所當然,讓人似乎無可反駁,這樣的矛盾令他無言地笑了。隨即,她彷彿忘記解釋最重要的一點,「那時候剛好巧克力泡芙在特價,我只是先囤貨而已。」

「原來是這樣啊。」

「你呢?你在台中工作嗎?」她趕緊結束泡芙的話題,問起了都少正的生活情況。

「嗯,畢業後就回台中了。現在在貿易公司裡上班。」說到這裡,他感覺到有一股眼神在放肆地打量著自己。

「你也變了,變得比國中帥哦。」

程蒨文突如其來地稱讚令他不知所措,「妳講也太直接了。」

「該稱讚的時候就要稱讚,想說的話也盡量不要事後讓自己後悔當初沒說出來。我的學生都是國小生居多,他們很喜歡被稱讚哦,不過當然我還是會據實以說啦。」她吸了口奶茶,「簌—簌—」,看來奶茶已經見底了。

「後悔嗎…」他喃喃自語,注視著盤子上被挑掉的醃黃瓜,都少正陷入沉思,這個詞有點沉重。他又想起阿哲了。

「在想什麼嗎?」程蒨文看他突然不講話了。

「沒事。」

「那就好。今天聊得很開心,我等一下還有事要先走了。」程蒨文微傾著身子,向後推開椅子,「同學會的事,等時間喬訂了我再看看囉。」

「嗯,拜拜,以後有空再來吃早餐嘿。」都少正微笑著簡單地揮了揮手。

把微剩不多的紅茶迅速的喝完後,他起身離開了早餐店,回到家裡。

很快的假日兩天結束了,都少正又回到平常的生活作息,吃飯、上班、下班、睡覺,每天不停的循環。這就是過日子。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