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未經修飾的纖手拉開和式木門,迎面而來的冷空氣又再度提醒了她,現在是冬天。    

    今天意外醒來的比較早,美澍吃完早餐便上街漫無目的地隨意散步,覺得最近事情好多,心情有如亂麻般的交纏結,思緒漸漸紊亂。

    今天就到白川山走走吧。

    荻野美澍步伐小而緩慢地走在依偎著白川山下稻田旁的小路上,她伸直了身子,慵懶眨眼。

    從爸爸小的時候爺爺常帶他去山裡玩,而美澍小的時候當然也不例外,山就像是她家後花園一樣,只是她還沒全部都走過一遍。

    「美澍,我們要多來這座白川山走走,裡面有很多秘密喔﹗但是一旦知道了秘密,就絕對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爸爸在我小的時候曾經這麼對她說過。

    這也是爺爺跟爸爸說過的話。

    當初還小實在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不過也就這樣一直記到現在了。每當自己遇到煩心的事都會上山一趟走走,走著走著下來,心情也就豁然開朗,覺得這不過就只是一件小事。

    美澍曾經問過爸爸發現過什麼嗎,但他當時只是笑而不語,貌似是一個很開心的秘密。

    山裡遍佈著超過三十公尺的針葉巨木,凸顯出白川山的雄偉壯闊,白杉的樹幹直衝天際,粗細不一的枝條交互相錯著,在茂密的針葉林中偶爾透出一道陽光,空氣靜謐到只聽的見萬物呼吸的聲響,無論何時的早晨,帶著濕氣的薄霧接瀰漫於剛甦醒的白川山中,一層薄薄的神秘蔓延開來。

    她從以前就覺得這座山好像真的特別不一樣,一進入山裡,就感覺到非比尋常的氣氛,但那氛圍是讓人平靜且有安全感的。

    漫步在沒有過多人工修飾的森林小徑上,地上只有稀稀疏疏的落葉,昨晚有下雪呢,小徑的兩旁還有些微的白雪尚未融化。美澍環著四周的景色不禁讚嘆,每次到訪的景物都不太一樣,這些都是獨一無二自然呈現在眼前的。

    當美澍正放鬆沐浴在森林裡的芬多精時,突然眼前的小路上出現一隻白色的小狐狸,定定的直望著她,而美澍同樣征征地看向牠。

    怎麼會有隻狐狸在這裡而且白色的狐狸好少見,銀白色的毛遍佈著牠的全身,毛茸茸的尾巴懹人好想摸摸看呢

    那狐狸筆直深邃的眼睛持續傳來著什麼訊息,啊,牠想喝水﹗

    美澍卸下後背包拿出水壺倒在蓋子上並放置在地上,當她一抬頭時,那隻狐狸已經在喝著蓋子裡的水了﹗

    據她所知,野生動物不是通常都會先觀察個幾秒,才會卸下防備,再靠近人類嗎?

    美澍雙手抱膝蹲在一旁靜靜的看著此畫面,心裡覺得牠真是可愛,待牠喝完瓶蓋裡的水後,美澍便上前沖洗蓋子放回包包內,而那隻狐貍逕自的往路旁的森林裡走去,看著牠的離去美澍心中其實有點不捨。

    那隻狐貍倏地轉頭,注視著美澍,宛如在示意著她跟過去。而美澍也不疑有他的想知道牠究竟要去哪裡,牠種種的舉動都已挑起她的好奇心了。

    步伐踩在沒有人為足跡的地上,使得地上的落葉和碎冰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響。

    走了一段時間,牠停下來了。美澍快速掃視了周圍一圈。

    咦?這裡竟然有有間神社﹗她從來都不知道有間神社坐落於這裡。

    矗立在神社前的紅色鳥居上的額束寫著『白川神社』。

    這間神社不能說是破爛,是有歷史。建造樣式、風格和材料等,都說明了這是一間從很久以前就存在的古老神社。鳥居的柱腳和拜殿前兩旁的狐狸石像還長著青綠色斑斑駁駁的青苔。

    美澍走出鳥居探頭一看,這神社的參道竟然那麼長又那麼陡等到走上來的時候都已經氣喘如牛沒辦法向神明參拜了吧。

    鳥居的左側坐立著石造的手水舍,地上鋪滿了小碎石,手水舍旁的小石子都長著淺綠色的青苔,竹製的水勺整齊地排列在上。一旁還有一座小小的繪馬褂,美澍走近了去瞧瞧上面掛著參拜者零零散散的繪馬,有新有舊,舊的繪馬依上面的文字跟木板來看也有好長的一段時間了,其中有幾個甚至還看不清楚繪馬上所騰寫的字。

    一陣涼風襲來,懸掛在手水舍上的風鈴隨風搖曳清脆的響著。

    突然想到來此的原因時,美澍轉頭想要尋找狐狸的蹤影,此時卻看見一名陌生男子坐在神社外的走廊上,微笑的看著她,並舉起手比了比示意美澍過去。

    美澍遲疑了一會兒,但她還是慢慢地走向神社,不過畢竟是陌生人,美澍還是和他保持了一段距離。

    那名男子見狀突然輕笑出聲,站起了身子。「這麼強的警戒心,我看起來有這麼像不良少年嗎?」

    美澍望向他,身穿淡綠色底、暖色系的花葉滿版,他膚色白皙,五官端正,英挺中帶著一抹俊俏,帥氣中又帶著一抹溫柔,身高比她以為的還要高了許多,有著一股乾淨俐落、開朗、神秘、溫柔等各種的氣息縈繞在他周圍。

    在美澍正端倪著這位男子時,彼此的時間像是靜止了五秒。

    當秒針開始運轉,美澍也回過神來。「嗯…你剛剛一直在這嗎?」美澍直接問出心中的疑問,因為前一刻當她爬完階梯時,似乎是沒有人影的。

    他沒有馬上回答美澍的問題。

   「妳在找狐狸吧?」他從走廊上離開並朝美澍走進了些。

    美澍的右腳反射性的退了一小步。

   難道他也有看到那隻狐貍嗎?不對啊,那個時候應該是只有我一個人的呀。美澍的疑惑接二連三的從心裡湧出。

   「你怎麼知道?」

   妳覺得呢」她愣了一下,因為她沒有料到這男子會如此的反問她。

    我…我怎麼會知道,就是因為不知道才問。

   「我就是妳在找的人。」他的眼角微微揚起,微笑的看著美澍。

    …?我有沒有聽錯還是他講錯

   「你該不會是在說你就是那隻狐貍吧?」美澍微微皺眉再次確認自己所理解到的訊息是否錯誤。

   「是的,我就是喝水的那隻狐貍。」

   喝水﹗該不會他真的是那隻狐狸﹖

    美澍一時擠不出話。

   「妳高中也快畢業了,接下來不久就是暑假了吧﹗妳可以在這裡住下來。」

   美澍一臉茫然,聽不懂他在講什麼。

   「荻野美澍,妳是白川選中的人,而且妳剛剛不也發現妳聽的懂『狐狸語言』嗎。」

    狐狸語﹖她真的不懂這名男子在說什麼,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跟著我來就知道了。」他沒有馬上回答美澍的問題。見他轉身向神社走去並轉頭提醒她別佇在原地。

   「白川現在正外出發著邀請函,去邀請各個地方的山神們來參加慶典。」他   拉開了神社拜殿的木門邊講道。

   你可以先告訴我你是誰嗎還有白川是誰為什麼說我可以住在這裡?」美澍心裡有著滿肚子的問號等著他的答案。

   「好像一次要妳接受太多了。」他那好看的薄唇淡淡的勾起,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我就來自我介紹一下好了,我的名字是珅鄴,是這座『白川神社』的神明――白川的神使。白川是這一帶的山神,掌管著這裡的一切。

   妳從小就常來,我也一直在旁邊看著妳,只是妳不知道而已,是我讓妳看見我的,我想差不多是時候了。」珅鄴轉向我繼續說,「馬上就到了每兩百年一次的山神慶典,各地的山神都會來這參加慶祝大會,我自己一個人手不夠需要妳幫忙,剛好妳暑假應該也沒什麼事吧?」雖然這是疑問句,但是他的語氣是肯定的。

   「你為什麼很確定我一定會幫你?雖然是暑假沒錯,可是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忙。」雖然暑假的確沒什麼重要的事,不過他那認定她一定會幫忙的說話方式讓她忍不住說反話。

    美澍忽然意識到她講的話有點不太禮貌,當她以為在他聽到這一番話後臉上會露出失望的表情時,他卻依然溫柔微笑著對她說︰「妳聽的懂除了人類懂得語言外的第二語言,在神界所使用的語言和人類稍有所不同,而這是妳的天賦。」

  

 

 

「而且妳會來白川山不正是因為妳喜歡這裡嗎?妳只是在疑惑是否要去接觸一個自己所不熟知的領域,不用想這樣做對或不對,只有想或不想。」珅鄴眼神篤定地看向美澍。即使美澍知道這是為了說服她幫忙,但美澍也找不到一絲話語來反駁他。

美澍轉過身來背對著他,雙手環抱著低頭想了一會兒。

  可是這整件事都很奇怪,什麼神明,什麼天神慶典的,也太離奇了,現實生活中真的有這種事嗎﹖算了,先撇開是真是假,幫個忙而已,最後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壞處。

 「好,我願意幫忙,試試看也沒什麼不好。」美澍的最後一句話是講給自己聽的,為了再次說服自己。

   「只有這一個暑假喔。」她再次確認。兩個月而已應該還好。

他點點頭。

「話說神使是什麼?」

神使就是幫忙神明處理各種事情,包括管理神社的雜事,有點像是妳們人類所謂的『秘書』。」

   「那為什麼那位叫白川的神明得自己去送邀請函?」

   「這是個誤會。」珅鄴失笑的的說著,「白川那個傢伙∣啊不是,白川他最喜歡到處串門子了,當然利用這個機會去各地拜訪他的朋友。」

   這樣啊,我以為神明都是很清心寡慾注重修道的。美澍在心裡偷偷地想著。

   現在既然妳答應幫忙,那就隨我一起入殿稍作休息,還有一些事需要讓妳知道。

   入殿﹖我可以進去神社﹖」

   當然一般人是不能隨意進入的,不過美澍妳不是一般人。」珅鄴毫不猶豫地說出這一番容易引人誤會的話。「那我就進去打擾了。」美澍也對自己講這句話沒什麼其他意思的。

    第一次見面的人就直稱別人的名字是很奇怪的,甚至會讓人覺得不被尊重,一般來說都是稱姓,除非彼此的關係深厚才會開始叫名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回答令她有一種她是他特別的人的感覺。這個名叫珅鄴的男子雖然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可是從剛剛到現在一直都很有耐心,不疾不徐的回答她所有的問題,而且他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過去,五官都一樣的精緻、筆挺,身穿和服的他,露出白皙的頸,分明的鎖骨,即使穿著和服,也能將他完美的身材比例展露無遺。

    其實她覺得有一點點帥。

    他們走向拜殿,美澍脫下鞋並整齊的擺放在外。他帶著美澍到了接待的和室裡,一進到屋內,迎面襲來的暖氣使得空氣不在那麼冷冽。和室中間放著一張矮木桌,坐上蒲團墊上,美澍望了望周圍,牆上掛著三幅有著墨色線條的圖畫,上面寫著她看不太懂的文字。斜對面的兩個牆腳皆放了一個小木桌,桌子上都擺置了一瓶花。那個花是洋桔梗,學校裡有種。白色的花朵外緣連接著由淡至深的紫邊,空氣中有著淡淡清香。

    這裡的榻榻米、小木桌、拉門等等就連空氣中,都讓美澍強烈地感受到這是一間歷史悠久、古老的神社。

她環顧四周,讓她內心驚嘆的是,拜殿內竟然比她想像中的還要更乾淨、簡約,如同外表給人的感覺一樣,古色古香,裡面有著淡淡的檜木香,在木造建築的環境下,讓人感到安心及放鬆,這個拜殿留存著時代的滄桑感卻不失現代生活應有的質感。

    他們通過走廊走向更裡面的和室。

   請坐。珅鄴將手伸直朝向小木几旁的位置。

    見他隨即轉身拉著拉門要離去,等等你要去∣,美澍急忙叫住剩她一個人了…。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