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了熟悉的火車站,一股溫溫熱熱的蒸氣湧上胸口,他心裡頓時感到一陣安心。

「少正﹗這裡。」一聲女性的清脆聲音叫著他的名字,原來是大他兩歲的姐姐開著家裡的紅色汽車在載客區等著他。

「嗨,姐。」他簡單且有朝氣的和姐姐打了招呼,接著扳起前坐的門把,傾身而坐。一看見家裡的狗也在車上,他用寵溺的嗓音說道﹕「還有我們可愛的大米呢。」都少正隨即伸手抱了抱位於後座米白色的瑪爾濟斯,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興奮的歡迎著他的歸來,牠一坐上都少正的大腿上便不停地舔著少正的雙手,尾巴更是左右來回的搖擺著。

「我有點嘴饞了,我們去買些消夜吧﹗你有想吃什麼嗎?」

他毫不猶豫地說出腦中的口袋名單,「我想吃廟口夜市的蝦仁肉圓和大腸麵線。」

「那買完你的後,我要再去買阿國的鹽酥雞、甜不辣、四季豆還有蘿蔔糕。」姐姐清楚地、一字不漏地點菜。

「再加一個雞排。」都少正玩狗之餘不忘追加餐點。

「你還沒吃晚餐嗎?」見他點這麼多樣東西,怕他吃不完。

「嗯,下班後整理一下就去搭車了。倒是妳,家裡今天媽沒煮嗎?那麼晚了還吃那麼多,小心變肥欸」。他邪邪一笑。捉弄姐姐是他從小的樂趣之一,就算姐姐的體型很標準。

「你管我。還有你這什麼扭曲的歪理,女生一定得瘦瘦的嗎?我真的是不知道跟你講幾百遍了……」姐姐一聽到關鍵字,憤怒的開關被啟動了。但她也不是真的對弟弟生氣,只是從她的話語中似乎隱隱地漂來一股怨氣。

「是是是,妳不要太認真,我就是說說而已啦。」都少正太瞭解他姐了,她鐵定又會給他一番教育的,因為他姐姐是經過兩年的努力才變成現在這副模樣,這說來都要多虧了他的沙豬前男友。

「其實妳應該要感謝妳的前男友的。」

「為什麼?感謝他讓我變瘦嗎?」

「對啊。」他笑了一下天真地回答姐姐的提問。

「拜託,那是我自己做的努力好嗎?若要說有幫到我的部分的話,大概只有不斷的在我腦海中被我揍吧,有達到消氣還有增加毅力的作用。」姐姐滿意地勾起了嘴角。都少正沒有馬上回話,倒是欣慰的表情顯現於色。

「那要不要我幫妳介紹對象?」他第一次對姐姐說。

「你身邊有不錯的人選嗎?你是我親第,應該知道我喜歡哪一型的吧?最好是濃眉配上深邃的眼睛,然後有錢並且必須對我專情。」姐姐開玩笑的語氣讓他很是無奈,他是很認真的提議呢。

「好了,你身邊的朋友應該也都是差不多年紀的,我不會接受比我小的。」姐姐突然真摯地語氣讓都少正倏地忘記該怎麼回話,「謝謝你。」

「妳那是偏見。」只要彼此相愛不就好了?但這句話他並沒有說出口,因為他也知道沒那麼簡單。

「沒那麼簡單。」姐姐故作沒事的說道,但原本微微勾起的嘴角已不再上揚。

恩,這是他預料中的回答。

與家人相處時,不管是話語還是行為,都不自覺地變得幼稚起來了,但他不覺得這樣有哪裡不好,反而還覺得心情輕鬆了許多。原先因談話而被忽視的廣播電台也隨著話題的終止,主持人的聲音又再次傳入耳中,低沉而清晰。片刻後,一段熟悉的旋律從音響飄出,都少正花了幾秒鐘才想起來為什麼這首歌會耳熟的原因,是他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某一堂通識課要做廣播電台的期末報告時所採用的音樂之一。他按了按鈕,拉下車窗,右手肘微靠在窗邊,外頭的風就這樣朝著臉直撲而來,不過車速沒有很快,舒服的夜風吹起了他的頭髮,都少正若有所思地聽完整首歌曲,直到節目主持人在最後提到了歌曲資訊,他才想起這首歌的名字「致青春」。

都少正覺得這首歌播放的時機真是太剛好了,因為歌手是以女生的視角角,唱出劈腿渣男的嗆辣心聲,也許在姐姐的心裡聽起來很是爽快吧。

不知不覺就到家了,回到房間洗好澡,他大字形的躺在床上,心緒放空的直盯著天花板,蜘蛛網好多啊。空氣中有股淡淡的灰塵味,須臾間他便睡著了

隔天一早,等他起床時已經快九點了。都少正盥洗後走下樓梯往廚房看去,桌上沒有任何留給他的早餐,正想著為什麼今天星期六家裡空無一人,他看到桌上留了一張從月曆紙角私下來的不規則紙條,上面寫著「爸媽去參加告別式,姐姐和弟弟自己弄吃的」。

他隨便抓了抓頭髮,拿起家裡鑰匙還有錢包就出門去路口轉角的早餐店了。

那是一家西式早餐店,櫃台旁擺了一張桌子,竹製的簍子上面陳列著各種現成的三明治餐點還有捲餅,不過由於時間已經不早了,桌上只剩下為數不多的選擇了。

就在他排隊等著點餐時,快速地瞥了一下店裡的座位,剛好和一位恰巧抬頭、留著中長捲髮、戴著黑色細框眼鏡、面貌清秀、五官立體的年輕女性對到了眼,都少正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覺得有點眼熟,那位女性也愣了一下,不一回兒都少正想起她是國中的同班同學,那位女性好像比他還要早想起彼此眼熟的原因,看著都少正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她手輕捂著塞著食物的嘴,眼角微微灣起了月彎般的形狀。點完餐後,都少正猶豫了一下,只見她揮了揮手示意他過去。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