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哲是他們的國中同學,當時大家每天都玩在一起,一起惹老師生氣,一起搞怪讓女同學們無奈地直翻白眼。想當然爾,被班上比較兇的女同學揍一頓更是家常便飯,不知為什麼的,那個年紀就特想逗逗別人。然而,他卻沒能和大家一起從國中畢業,大家對他的印象也只能永遠地停留在國中三年級。

「從來沒想到阿哲會這麼突然就走了。」王燦雲首先打破了沉默繼續說著,「直至那次為止,我從不覺得生離死別離我很近。還記得我看到我訊息時,還以為是你們在開玩笑呢。」他苦澀的笑了笑。

「過去發生的事情我們就別提了。」為了想要轉換一下這裡有點沉重的氛圍,都少正重新打起精神向大家邀杯。

「我們去一趟台東怎麼樣?」忽地原本默不吭聲的王燦雲提議同學會的旅遊地點。

大家很快的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的眼神好像在傳遞某種共識。很快地,辛祖浩拾起雙手輕拍了一下大腿,用比剛剛談話時的聲音還要再大聲的喊道﹕「我覺得可以」。

「我也覺得不錯。」

「我沒意見。」此時此刻,從都少正的臉上看不出一絲情感面。

「那就得來個三天兩夜了,不然不划算。」

「總之,行程交給我安排吧﹗你們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可以告訴我,我會盡量排進去。」

「話說回來,是不是要聯絡一下阿哲他家人啊?還是有人知道他老家的位置嗎?」見大家都搖搖頭,「我猜應沒人清楚,連從小一起長大的少正都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是在台東的達魯瑪克部落。」都少正啜了口啤酒,回應了周邦宇的話,「他很少回老家,因為有點距離。大概過年一次然後暑假一次吧。」都少正緩緩地向大家說明他僅知道的事實。

「或許可以聯絡一下老包,他可能知道或是有一些紀錄。」

「可是他會就這樣告訴我們嗎?」

「導師同學一場,我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他一定會理解的。」看汪賣一副包在他身上的氣場,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微微一笑,「看你這氣勢,還以為是要去幹大事的嘞。」同時也不忘吐槽一翻。

「謝囉,汪麥。」都少正舉起酒杯向他道謝,他總是能做好很多事情,顧慮到每個人,是個很講義氣又體貼的朋友。

「做事這麼精明能幹,當你女朋友賺到哦。」雖然是自己兄弟,但是該調侃的還是要調侃一番。

「沒有這回事,我覺得我才是賺到的那一個呢。」語末只見汪麥的眼眸中滿溢著幸福之情。

難得看見他這麼真誠地說話,「看來我先前不該威脅你說要告訴你爸媽的,不然我會很愧疚。」都少正冷不防地冒出這一句。

「我怕會像前女友那時候一樣帶給她傷害,」汪麥的話裡帶了點自責,「最後若不是我老媽親自介紹的女生,她一定不會點頭答應的。」

在汪麥講出那一句話的瞬間,大家猛然想起同一件事了。「誰叫你平常那麼像一般人,差點都把你給忘記你是獨生子富二代的事實了。」

聽到大家這麼一說,他臉色有些不快,不過幾秒後隨即恢復平常開朗親切的樣子,「大家都是一般人,不要隨便把我區分開啦。」

「沒想到都這個年代了,還真的會有這種父母指定的婚姻欸。我以為在這個崇尚自由戀愛的風氣之下,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而且還是發生在我們身旁。」王燦雲補充。

「我覺得他是因為獨生子的關係,然後剛好家裡的事業又經營的不錯,他老媽老爸才會希望他老婆是個可以讓兩老放心的人吧。」都少正正色地分析了汪麥所面臨到的嚴峻情勢。

「反正我還年輕,我的事我自己想辦法。等到哪天真的遇到真心喜歡的人再說吧。」句末的語氣有點下降,甚至好像還聽到他微微地嘆氣聲。汪麥淨白的臉龐,讓微醺的酒紅色臉頰顯得格外明顯。這一天晚上,他們暢聊一夜,後來喝茫、不堪席捲而來的睡意的周邦宇便在桌上趴著休息。

 

結果上個假日都和他們幾個混在一起,在撞球、保齡球、看電視之中就結束了,星期一各自又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去了。很久沒有把假日過的那麼熱鬧、這麼充實了,星期一上班的時候都少正感到特別踏實、有精神。果然人類是群居動物,生活中還是要有友情的滋潤會過得更開心、滿足的。他不是一個活耀於團體之中的人,現在的他頂多就是做好本分,把該搞的關係搞好,比起以前的他,現在文靜了許多。若要問為什麼,他會回答﹕也許這就是人成長轉變的結果吧。

每個人的轉變各不相同,有的人變得開朗外向,有的人變得擅長察言觀色,而都少正就是個性變得謹慎了一點,努力的和周圍維持良好的關係,誰也不去破壞任一邊的平衡。

回家的車票也帶了,鑰匙、錢包,都帶齊了。都少正稍微翻了墨綠色後背包的內外側,鎖上了門,按了下樓的電梯鈕。他使了點力推開了澄淨透明的玻璃,映入眼簾的是橘黃色的燈光一顆一顆的並排於馬路的兩側。夜色已由方才下班時的火紅色轉為夜晚的保護色—藏黑色。

他向左走了一會兒,穿進一個與都市風格稍嫌違和小巷子後,來到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旁。只見他舉起手,過沒多久就有一台計程車緩緩地停在他面前

「先生你好,今天要到哪?」司機是一位面貌斯文,但從眼角和臉頰兩側有著歲月的痕跡來看,他是一位已有些年紀的男人,但由於他從容的氣質,壤他感覺年輕了許多。

「司機大哥,麻煩你送我到太原火車站。」語畢他雙唇微微抿著,嘴角微向上彎起一抹好看的微笑。他一貫地對任何第一次見面的人這麼做,這笑包含著感謝。

「好的,先生。」司機確認完都少正欲到達的地點後也回以一個簡單的笑容,隨即熟練地打了左方向燈切入幹道。

他們在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都少正得知這位司機是從大公司退休下來的員工,因為從繁忙的生活突然變得沒有重心,有點閒不下來,便來開計程車了。

「您夫人不反對嗎?都工作了大半輩子了,好不容易有時間可以陪陪她還有您的孩子了。」

「她自己也有事業,還不能退休。她讓我去找點事做,免得整天待在家裡生出病來。」說到這裡司機大哥開朗的笑了出來。

「也是,多出來晃晃就當作是兜風也不錯。」都少正輕鬆愜意的坐在後座,望著窗外快速切換的景色回道。他的人生才剛要開始,「退休」是他連想都沒想過的詞彙,不知怎的,他想著「未來」這兩個字,總覺得有點沉重。想到這裡他有時候都會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肩膀,接著他好看的側臉露出了一抹苦笑,彷彿是在嘲笑自己。

約莫十分鐘便到達火車站了,都少正再次道了謝後,便轉身朝手扶梯走去。不一會兒他來到第一月台等車,只見一個看起來像葫蘆的銀白色坐椅是空著的,他等了大約一分鐘確定都沒有人坐後,才動身往那裡走。不久之後,銀藍色的區間車緩慢行駛而來,雖說已過了尖峰時刻,但在這星期五的夜晚還是有不少人等著搭車。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