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哪裡﹖」

前方紅色的紙燈籠吊掛在路旁,形成一條條迂迴邐迤的彎曲紅線,照亮了夜晚的街道,空氣中也瀰漫著一絲絲與她格格不入的氣息。

他們繼續往前方似乎挺熱鬧的方向走著。

這裡是下界。各種妖怪居住的地方,前面紅紅的那一片燈海是市集,我們要去的妖怪安就在那裡。他潔淨的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淡淡的解釋著。

這時聽著珅鄴解釋的美澍這才注意到他服裝的改變。咦,你是什麼時候換成和服的﹖」

在隧道裡。

我記得我從頭到尾都拽著他啊,他到底是什麼時候換的…。美澍左思右想,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哪個環節她漏掉了

他的衣著從襯衫換成黑色紬羽織,白色的紬着物,一整身的和服更突顯出他已在這個世間打滾多年,傲然於萬人之上的氣場。白色的和服上繡著別緻的銀色松枝及金黃色的毬果,隱隱約約流露出他的傲慢與自信,流連了百年,漫不經意的生活態度。

美澍毫不害臊的大喇喇瞧著珅鄴這一身行裝,由衷地稱讚﹕「你真的很適合穿和服呢。

珅鄴聽了她這一番話滿意地露出笑容,心裡明明就很高興,但是還是故作平常的說﹕「我只有在要去市中心辦事的時候才會換成現代的服裝,我比較習慣穿這樣。他滿意的瞥了一眼身下的服裝。

這時他們身旁經過一群戴著面具的人,從身高來看八成是小孩子,白底的面具上並沒有任何空隙供眼睛和鼻子呼吸,只有一些奇怪的圖騰,面罩之下的臉孔究竟是什麼樣子

接著眼前奇特的景象,讓美澍不由得的喃喃低聲驚嘆。這個市集占地遼廣,像個小城般的極為熱鬧,熙熙攘攘的人潮來來往往緩慢的流動著,此起彼落的叫賣、殺價聲不絕於耳。大家似乎都已擬定採購清單似的在各個店家中穿梭自如。

不過還有一點要澄清的就是了,這裡毫無一點人類的蹤影。電視上常出現的、從未看過的、各種型態的妖怪,形形色色的妖怪就在她面前。她被這副景象震撼、衝擊到無法言語,直到約莫過了半晌之後。

大家都是妖怪﹖」美澍吞吞吐吐遲疑的看著珅鄴。

這裡大概只有妳一個人類了吧。珅鄴事不關己的語氣講出這個事實。

可是剛剛不是還有小…小孩子經過」美澍這句話是問自己也是問珅鄴。因為當她說到一半,內心忽然對之前的事實產生了動搖,因此她結巴停頓了半會兒,她在那一剎思考著方才經過她身邊的那群到底是不是人類。

他們是座敷童子。珅鄴不疾不徐地為她解惑。

看她那副一下震驚,一下苦思,一下恍然的模樣,應該正努力的消化著所有東西吧。珅鄴悠然自得地如看戲似的暗自欣賞著她千變萬化的五官。

從亂如麻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珅鄴已經一聲不吭地走進市集,美澍沒有時間任她發楞了,只得趕緊專心地踩著小腳,跟緊他的腳步,要是在這異地迷路可就慘了,這裡可沒有警察可以幫她。追上珅鄴後,美澍熟練地伸出她的小手,緊緊地捏著珅鄴的衣襬。

只見珅鄴熟練地在市集內遊走穿梭,並於某一交叉路口轉進了一條巷子,下了數層階梯後,接著倏地身子一傾彎進一個近似沒人的胡同。為什麼會說近似因為眼前的妖怪一個個都是呈約莫三公尺高、半透明的黑色人形物體。不知道這算不算妖怪。她自行暗忖著。

片晌之後,他們來到一家木製建築物的門前。你為什麼都不等我一下啦。她低聲咕噥抱怨著珅鄴。

啊,抱歉。因為妳發呆太久我忘記是跟妳來的了。

要說謊也有點誠意好嗎。她沒好氣地對著他說。

我承認一開始是真的忘記了。不過後來我有感覺道妳拉著我的衣服,所以腳步有放慢些。看他那雙像隻無辜小狗般水汪汪眼眸,好像還真有點愧疚。

好吧,我就原諒你吧。」她舒展了稍才微微皺起的峨眉,然後就把注意力轉到身後的店,拉門上掛著匾額寫著妖怪庵三個黑色的粗體草書。

這裡就是妖怪庵啊終於到了。美澍大大的乎了一口氣,她總覺得她今天千辛萬苦的才來到這裡。

走吧。珅鄴率先拉開拉門,踏進店裡。

一進到這個空間,一股混雜著各種藥草的味道席鼻而來,她下意識地皺起了她秀氣的眉頭,但馬上就恢復神情。定眼看了看一旁的陳列物,她被兩旁直衝天際的木櫃驚艷到說不出話來。美澍在驚奇之餘還不忘記合起自己微開的嘴巴,她在珅鄴面前的形象還是要保持的啊。

太酷了吧。美澍從嘴裡緩緩地吐出這四個子。其實她是想表達不可思議之感,只是不小心把內心真正想講的話說出來了。

妳看起來好呆。珅鄴在一旁觀賞不忘調侃。

要你管。美澍馬上回嘴。

忽地,珅鄴的表情突然變的嚴肅了起來,他像是在專注聽著什麼似的,整個人一動也不動的持續了好一個片刻。

妳現在必須馬上回家,妳父親要回家了。

這麼突然﹖」她錯愕的看向珅鄴,她不知道究竟怎麼了,爸爸不是說暑假結束後他才有休假嗎

妳父親好像有什麼事情要找妳,所以再過幾小時就要到家了。他也對這個意外感到錯愕,美澍難得見到他憂心的臉孔,而且似乎還夾雜一絲不捨。

什麼事不能用手機說非要當面說你不能就用上次的方法瞞住他一下嗎﹖」她突然想起上次珅鄴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讓她準備好的藉口都沒派上用場。

這次不是我可以介入的。」白川跟他緊急通知讓美澍趕緊回去,不要插手。總而言之,我們先離開這裡。話才剛說完珅鄴就伸出雙手以公主抱的姿勢熟練的將她抱起,輕鬆快速的躍了三兩下就回到藤蔓隧道口了。在隧道內只能步行,但珅鄴這次自然地牽起美澍白皙的手,步調略快的走著,一路上他們什麼話都沒說。

甫出隧道口珅鄴又再度抱起美澍纖細的身子,直躍上天際。

這次美澍沒有多餘的心情欣賞腳下的風景了,她抬起小臉偷偷覰著珅鄴的臉龐,美澍若有所思的翻攪著思緒,爾後徐徐地淡然說道﹕「我可能要離開了。」

珅鄴聽了他這一番話,先是深遂暗黑的雙眸瞥了她一眼後,沉默的持續看著前方。半晌後,什麼時候回來﹖」珅鄴才語調平緩的吐出這一句話。

我也還不清楚。有一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她嚥了一口口水,我申請到國外的大學,今年八月就要離開日本了,新生早一個月入學。

什麼時侯的事﹖」

今天你來的前兩個禮拜放榜。

珅鄴沉默不語。

所以我可能沒辦法幫忙山神祭了,對不起。

他還是莫不作聲。

謝謝你和白川先生讓我遇見你們,我感受到了很多一般人類不會擁有的體驗,真的謝謝你的照顧了。雖然只有今天一天。她在後面補充道,試圖化解她們倆之間難過落寞的氣氛,只可惜作用不大。

到了。珅鄴輕柔的放下她的兩腳,語氣淡然得對著她說。

眼前是熟悉的家門口,可此刻這卻是美澍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之後我們還會再見面嗎﹖」她鼓起了莫大的勇氣開口問道。

他烏黑深邃的眼眸注視著美澍,片刻之後,低沉堅定的說﹕「會的。

美澍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略為緊繃的臉部線條及肩膀舒緩了下來。

恭喜妳上了大學。他淡淡的微笑。

美澍聽的出他是真心的祝賀,她好像有了勇氣與動力去迎接未知的挑戰。謝謝你。附上一個安心滿足的微笑。

我會一直在這。簡單的六個字卻道盡了千言萬語。

恩。

話落,美澍看見爸爸從不遠處拉著黑色行李箱,揮著手姍姍地走向她。她也伸手回應著爸爸,爸爸,歡迎回家。可是當她轉身想再看珅鄴最後一眼時,他先前站的位置已蕩然無存,望著空蕩蕩的位置,不知怎麼地美澍感到一陣空虛急湧心頭。

我的小心肝寶貝兒這麼久沒看到妳,好像又變得更漂亮了呢。伸手摸摸美澍的頭,摟著他唯一的孩子步入客廳,父親寵愛女兒的心全反射在他的眼睛裡。

她也毫無一絲羞赧、推卻,揚起大大的笑顏接著爸爸的話,我知道。

爸爸這次突然回來是因為要帶妳去見妳的母親,所以馬上不管三七二十一也要請假回來一趟。他眉頭寬慰,語重心長地向美澍道出原因。他似乎也很開心、期待著和孩子的媽見面。

媽媽她要回來了嗎﹖」自小開始,就她從來沒見過她母親一面,爸爸自始的解釋就是她去遙遠的地方了,除此之外再也沒多說任何有關於母親的事情了,因此,她對她母親的了解僅僅止於字面上的意思。她好奇過,但無從找起,無論她好幾次跟爸爸提到關於媽媽的隻字片語,他總是笑巧妙的避而不答,隨著成長她也就無行的接受了這個理由。

恩,我最近連絡上媽媽了,規劃一個假期,我們一家人好好聚聚,彌補之前的失去的家庭時光。爸爸滿心期待的滔滔講著。

恩。」已逝去的時光哪有這麼輕易由一個假期就彌補得回來。美澍的一絲落寞藏匿在她標緻立體的五官中,爸爸並沒有發現她臉上的一牽一動。

這兩天準備一下,我們後天就出發。

我知道了。隨著一聲應答,接著就一愣一愣無多餘心思的踩著階梯上樓,她好像還沒準備好要和媽媽見面。

回到今早剛離開過的房間,待了十年的空間,∣」她旋轉著門外的握把一股如此熟稔的溫暖迎面而來圍繞在她身旁。

美澍身體呈大字型的躺在房中央的榻榻米上,腦袋只著今天她和珅鄴去過的地方,一切就如夢境般的不可思議,在一天之內發生了好多事,不可勝數的回憶、從未見過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目睹,和他度過的時光很美好愉快。

從假期回來之後應該就差不多要收拾行囊去展開她的大學生活了吧…」她喃喃自語著

自從在妖怪庵珅鄴知道必須得帶她回去的那一刻起,他的話就變少了。奇怪的是與這個才見幾次面的男子,總令她有股另安心、可靠、信任的感受,更多的是似曾相見的熟悉,但總想不起在她的生活中有發生過任何關於珅鄴的記憶。

既然我申請到了朝思暮想的學校,現在就先專注在學業上吧,以後一定會再見面的。對吧,珅鄴﹖美澍坐起身子,手肘底在窗框上,輕托著側臉,澄澈的雙眼凝視著不遠處的白川山頭。

最後的問句無限的在她腦海中不斷盤桓巡迴∣。

 

時間急速逝去,學校放假兩個月,美澍返回到日本的家,打算在這裡度過她的暑假。

上次離開家後已有一年的時間沒有踏上這片土地了。街道上的景物小至馬路重新鋪了柏油,大至新開了許多店家,而一些舊相識的店面已不復存在。熟悉的空氣中夾雜著一絲陌生的氣息,美澍抱著既期待又害怕失望的心情來到白川山,回到了當初和他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白川神社。

從表參道走著階梯上來後,她小小的心臟撲通撲通用力的跳動著,小心翼翼靜靜的觀察神社的周圍,希望可以看到熟悉的身影依舊存在。

你真的還在呢。美澍小小聲地喃喃自語,她掩不過興高采烈神情,喜悅之情全毫無保留的寫在她白皙透紅的臉蛋上。

一抹英挺頎長的背影站在繪馬牆前,似乎在仔細的看著人類寫在繪馬上的一字一句。

珅鄴不經意的回首,他們的對到了眼。空氣像是凝結了般,時間靜止了片刻。

好久不見。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面時說的第一句話。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但是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極其柔和,閒恬的微笑有著寵溺的味道,熟悉的溫暖將她包圍。

這一天風和日麗,奧藍的天空浮著幾片雲層,他們的故事會一直下去,直到生命的離別將它拆散。琉璃歲月,相遇是緣,相知是幸,相愛是福。生命中的任何際遇都是被付有意義的,珍惜與每一個人的相遇的時光,就是在累積你生命中的財富。

《完》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