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他在森林不小心疏忽,沒注意到藏匿在落葉堆裡的捕獸夾而受傷了,腳踝的傷口深及見骨,鮮血直流。當時還是國小生的她剛好路過,見狀便馬上熟練的破壞釣捕獸夾,幫牠做了簡易的包紮後轉身把東西放進背包的一瞬間,珅鄴就馬上離開了。當下的皮肉之痛他難以忘記,右腳的腳踝上還留有逐漸淡去的疤,不過更令他深刻的是那個女孩,要破壞那個補受夾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不過就是幾秒鐘之間的事,只是被那個人類小女孩碰巧撞見。雖然那時她還是國小生,臉上的稚氣卻已經漸漸褪去,秀氣的臉龐流露著一分成熟,那是珅鄴對美澍的第一印象。自此每當美澍來到山裡,他都會不自覺的默默觀察著她。珅鄴見證了她這幾年的變化,多了幾分女性的柔與美,但是也不失身為青少女的羞澀與活潑。

都已經七、八年前的事了,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算了,她記不記得都無所謂了,他們的相遇本來就只是一場再平凡不過的偶遇,不應該抱有什麼期待的,畢竟他們兩個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珅鄴看著前方美澍的的背影,往事默默地浮現出心頭。

之後他們倆個一路上都安靜的走著紐任何交談。階梯不多、平坦的山路伴隨著此起彼落的蟲鳴鳥叫,化解了兩人之間的沉默,樹上的知了也紛紛唧唧的叫著,牠們像是在歌頌生命般似地聲嘶力竭的叫喊著。外頭酷熱的夏季氛圍尚未蔓延至森林內,一片片綠蔭錯縱疊置,樹葉隨著涼爽的薰風左右搖擺,發出婆娑的摩擦聲,山裡就像是世外桃源,隔絕著夏季特有的炙熱。這條森林小徑好像只是通往山得更深層,並非往上爬坡。一路走來,有幾處山壁上的岩石裸露出來,並沒有被雜草或青苔給覆蓋住,前面還有數條紅色的緞帶和白色的注連繩相互交纏著。

「吶。」美澍看到很多這種岩石,終於還是忍不住好奇心作祟開口打破沉寂。

「嗯

「為什麼有的岩石會有這些繩子圍繞著它呢」她停下腳步看向眼前掛著繩子的岩壁。

「妳覺得呢」深邃的深灰色眼眸看向她,映出她的臉龐。

他又笑了,而且還是那樣該死的迷人。明明上一個對話結束的不怎麼愉快,為什麼他看起來像沒事一樣﹖雖然我也不是真的生氣,可是他也表現得太無所謂了…,也許從頭到尾就她自己一個人在自我陶醉罷了。

儘管有些失落,但她還是撇開這些惱人的思緒,選擇不去多做任何思考,不思考就不會感受到字字句句所夾帶的情緒。。

祭祀﹖」

很好的答案。

不懂。

這些岩壁裡妳仔細看都有一個洞,珅鄴向美澍伸出手,她也沒多想的就放上去。他帶著美澍走入岩石外圍的草叢,緩緩地靠近岩石,這些岩窟裡都封印著妖怪,為了鎮壓及防止人類為了開發而破壞,鈴子才在外圍加了這些紅線和注連繩。人類相信自然萬物皆有神靈,路過通常會停下來祭拜,每一位人類的信念都會更加深被封印的妖怪的禁錮之鏈。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可是剛剛一路上經過這麼多,我都沒有停下來祭拜欸﹗」

他們離開草叢回到原來的道路上。

沒關係,我在旁邊妳不用擔心。

不是這個問題啦。

不然呢﹖」

我覺得我好像沒有盡到責任﹖」

妳是要盡什麼責任啦。

幫忙用我的念力鎮壓它。

不要搞笑了好嗎。

我是認真的好嗎。如果你真的是神使,那我就是神使找的助手,簡稱神助手』﹗這樣的話我應該也要有能力保護別人。她彎起右手肘,出了點力,輕易的就擠出她因練排球而產生的肱二頭肌,再搭配上自信滿滿的表情,講出這一番似乎乍看之下很有道理的話,珅鄴被她的這一番宣言逗得哭笑不得。

「『神助手這個詞虧虧妳還想的到。珅鄴還是笑的不能自我,臉都脹紅了起來。

連話都說不完整。有這麼好笑嗎﹖」她不解的看著他,不過她也很佩服自己能夠將詞彙用的這麼淋漓盡致,也算是給老師父母一個交代啦。

可是我還是必須要糾正一點,我就是神使,什麼叫做如果你真的是神使』﹖」他總算恢復正常一點了,便開始找美澍話裡的碴。

是是是。

敷衍。

我們走吧。我們要去的那家店什麼時候關﹖」她有點擔心開在深山裡的店會很早就關店休息了,那這樣她就白走這一趟了。

它傍晚開始營業。

傍晚這個時間好奇怪,晚上還會有遊客進來這座山嗎﹖」

它的客源不是人類。

該不會它叫妖怪庵,真的是因為妖怪開的店﹖」她摸摸雙臂起了一點雞皮疙瘩,她以為這個店名只是老闆的愛好之類的原因才會取這個名字。

害怕了﹖」珅鄴微挑著眉,有點挑釁的意味在裡頭。

怎麼會呢。美澍特地擠出大大微笑看著,眼神也頗為挑釁的回看著他。

自此大約走了五分鐘之後,似乎是路口標牌所指的神社到了,有一座白色的鳥居矗立在前方不遠處。

建築物上的匾額寫著森丹神社

哎呀哎呀,這不是珅鄴嗎﹖」

這個聲音是…從上面來的﹖

美澍倐地左顧右盼、看前看後,但是沒看到半個人影。

別待在上面了,趕緊下來。珅鄴看向鳥居的上方喊道。

忽然從天而降的一個物體讓美澍不由自主的急忙抓住了珅鄴的襯衫衣角,好像有什麼東西著地了﹗」

她是誰﹖一個身上全佈滿樹葉的小女孩驀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白川找來的人類,來幫忙山神祭的。

這個女孩澄清的眼眸毫不客氣打量的眼神直看著美澍,美澍也不甘示弱地觀察起來。

別嚇∣」著她了。本來我想叫綠別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她,怕嚇著她,結果她竟然也開始打量起綠來了﹗珅鄴欲言又止。

這個小女孩是誰﹖是人類還是妖怪﹖是妖怪吧,看她沒有人類的感覺。她好像跟珅鄴很熟﹖樹葉做的洋裝還真是適合她的氣質,長的蠻可愛的。珅鄴對她的想法是什麼﹖美澍瞬間冒出身為女人必須好好調查的直覺。

珅鄴從不帶任何人來的,何況這次還是個女的﹖人類﹖為什麼非找人類不可﹖她長得也挺可愛的,該不會是珅鄴喜歡的型吧﹖她好像有一點威脅。小女孩在打量完之後得出了這個結論。

妳們都快要把對方給看穿了。他像個局外人似的講風涼話。

剛說完,她們倆就同時轉過頭來,兩雙眼睛直看向珅鄴。

我想我和她應該是初次見面,是不是該介紹一下這位可愛的小女孩是誰了﹖」珅鄴頓是覺得美澍笑著講出這句話好像有點恐怖。

她是這座山潟前山山神的打雜工。

什麼打雜工啦。你就不能好講話嗎﹖」非得讓我在她面前漏氣…。

看綠有點難過的表情,珅鄴趕緊重新介紹一番。奇怪,她平常不是這樣的啊。

綠是鈴子的神使,這座神社的神明是鈴森玉丹子,我們稱呼她為鈴子

美澍點點頭,還是不忘初次見面應有的禮儀,慎重地重新跟綠打了招呼。

所以這個神社才會叫做森丹神社,原來是她名字的縮稱。」他們說的鈴子也是山神,不知道她是怎麼樣子的一個神明呢。

沒錯鈴子等等就回來了,你們要進來坐一下嗎﹖」綠盛情的邀約著他們兩個,撇開綠似乎對珅鄴有好感來講,美澍覺得她一定能和綠處的很好。她是個率直熱情的人呢。

不用了,我們還要去一趟妖怪庵。珅鄴毫不思考的駁回綠的提議。

跑腿喔。

恩。白川讓我去買些草藥,順便可以開始帶她認識一圈。

妳的名字是﹖」突然綠轉向她。

荻野美澍。

希望妳真的可以好好幫珅鄴白川的忙,別幫倒忙了。

受人所託,忠人之事。我當然會盡我所能。

我對妳開始另眼相看了。綠的眼睛看著美澍讚許地說道,原本以為人類都很脆弱又懦弱。

美澍突然被她這麼一說之後,一時之間被稱讚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回應她的話。

對了,妳跟妳家主子講一下,請她加強結界。

怎麼說﹖」

有不好的東西混進來了。

不好的東西﹖」

恩。剛剛進來的時候總好像有什麼東西盯著那傢伙。珅鄴看著在不遠處被洗手舍吸引過去的美澍。

因為她是人類的關係嗎﹖」

大概。

是墨嗎最近森林裡的樹跟風都在談論著她。

我現在也說不準。

好,知道了,我會跟鈴子講的。

那就先這這樣。他跟綠的談話告一段落。走了,美澍。珅鄴朝洗手舍的方向大聲喊道。

來了美澍走回他身旁,他們走進神社旁的一條林徑。

再見囉,小綠小姐。美術突然轉過身子向綠綻開微笑地說到。

只見綠一臉錯愕,隨即一抹紅暈似乎很害臊似的浮上她白嫩的臉頰兩側,真是的,她幹麻擅自在我的名字前加一個∣」綠用只有自己聽的到的音量又開心又害羞地補上這句,這是她第一次和人類那麼相處。

剛剛的神社周圍的藍柏樹型都長得很漂亮呢。她由衷地稱讚。

妳知道那是藍柏﹖」珅鄴有點驚訝,他滿意外美澍對樹種也有一點了解。

藍柏耐寒性強,不怕陽光,但不耐陰,太陰暗處難以存活。剛好神社周圍的陽光很充足,所以它們都長得很好。她一股腦地把所有他知道的知識搬出來,而且這裡離田則湖又不遠,它剛好也喜歡潤濕的空氣與土壤﹗」她要讓珅鄴了解她絕對不是會幫倒忙的人。

妳了解的還真多。

那當然。我爸爸是樹醫生,家裡有很多相關的書籍,我無聊的時候就會翻來看看。她默默地敘述著關於她爸爸。這也是為什麼她常常都不在家。講到這裡的時候,她的神情透露著落寞。

這些樹是綠照顧的哦。珅鄴倏地提到綠,同時他溫柔眼神注視著美澍。

美澍略抬起頭,是小綠照顧的哦真厲害。我總覺得森丹神社的四周綠光熠熠,真是讓人神清氣爽。

看她不在那麼沮喪,好像恢復了一點精神,珅鄴淺淺地微笑著。

她其實還有另一個身分樹精。

我就知道。她一副滿意的表情。

她很可愛,有獨特的氣質。她大方說出對綠的感覺。不過話說回來,樹精是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樹的一份子。

難怪她身上有這麼的樹葉。吶,她身上的洋裝是她自己做的嗎﹖」

我怎麼會知道,自個兒問去。

自己問就自己問。」他又變回原來的樣子了,明明上一刻還挺溫柔的。美澍摸摸鼻子地說。

妳喜歡﹖」

我覺得很漂亮。

之後幫妳跟她要一件。

美澍一聽到他要幫她要一件就慌張地趕緊說﹕「沒關係,不用特地跟她要一件的。她覺得這樣實在太不好意思了,明明她們才第一次見面,這樣太給她添麻了,明明她還要照顧這麼多的樹。

她很閒的。

真的不用,沒關係的。她趕緊讓珅鄴打消這個念頭,她真沒想到他會這麼說。

 

他們走的路逐漸和之前的不一樣了,一開始前面還鋪著大小不一的石板,可是越走越後面,一路上都沒有任何人工的痕跡了。路是人走出來的,而顯然這不是路。凹凸的樹根相互交纏疊繞在土上。可能是位處山林深處,陽光照不太進來,林相從南洋杉、藍柏逐漸改變成蓊鬱高大的針葉樹林,奇怪的是這些樹木並無特別排列,卻看似整齊的一棵棵的穩穩地扎在土裡,屹立不搖。

而且周圍的氣氛好像變得較為寂靜了,蟲鳴鳥叫聲不再那麼有層次的相互呼應、重疊,取而代之的是風被吸進某一個坑洞裡的低沉嗡嗡聲。

珅鄴在一個由許多藤蔓、枝條相互交疊而成的隧道前停了下來。美澍看著這個約三尺高的隧道,她以為這種東西只有在童話故事裡出現,沒想到它就活生生地出現在她眼前。她跑到隧道的邊緣,想仔細的看了一下到底是什麼植物構成了這個壯觀奇特的通道。

我們接下來要走進去這個裡面嗎﹖」

恩。觀察夠了嗎走吧。

他們步入隧道裡,離光源處才沒走幾步,眼睛四周就已經被黑暗包圍,裡面比她想像中的還要暗,美澍對於未知的黑暗多少還是有點害怕,擔心會有什們東西突然蹦出來。珅鄴感受的到她默默地抓起他的衣角,他對她這種反應覺得挺可愛的,令人不禁激起對弱小生物的保護欲。直到接近閃著暗橘紅色的光原隧道的盡頭處,美澍才安心的鬆了手,但依舊捏著他小小的衣角。美澍被眼前的畫面驚呆了,所以沒有注意到珅鄴的衣服改變了。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