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2101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看完一部動漫,你還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動漫可以看嗎?這次將全部約70部自我入坑以來看過的動漫整理出來,給大家推薦推起來!

這一系列的推薦清單將會分成六大向來介紹,分別是:

◆  日常搞笑番 

◆  妖怪奇幻劇情向 

◆  動作劇情向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剛看完一部動漫,你還不知道有什麼好看的動漫可以看嗎?這次將全部約70部自我入坑以來看過的動漫整理出來,給大家推薦推起來!

本次推薦清單將會分成六大向來介紹,分別是:

◆  日常搞笑番 

◆  妖怪奇幻劇情向 

◆  動作劇情向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大家吃飽喝足了,便啟程到了台東代表景點—三仙台。強勢的海風吹的每一個女生的頭髮像巫婆一樣,不受控,雖已夏天,但吹久了還是令人有些頭疼。程蒨文和都少正下了機車後就一起四處在島上閒逛著,階梯上上下下,越過了拱起的一座座橋後,他們兩個踏上最尾端的島上,有些人在橋上看看就回入口處一旁的小餐車喝咖啡看海了,所以島上的人不是很多。程蒨文是第一次來到三仙台,他們兩個愜意的遊覽風景,時不時打打嘴皮子。

「欸,我問妳,有一天,曉明和小華在海邊講笑話,為什麼最後兩個人都死了?」

「因為海嘯了。」

「妳未免猜得太快。」

「老掉牙了。」程蒨文笑著回答。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場追思會怎麼了嗎?」都少正想知道為什麼突然說起這個。

「你們還記得那時候有給阿哲寫過小卡片嗎?我每一張都有好好的收著,當時我看到你們寫的文字,真的眼淚止不住,」阿哲媽媽微微一笑,「明明大家也才國中而已,文字帶給人的力量不可小覷呢。」提到大家給的小卡,她臉上的感謝之情,不言而喻。

「阿哲樂觀的個性,真是像到您啊。」汪麥發自內心的感受到阿哲樂觀的態度是由何而來的了。

「我去拿來給你們看看﹗」說完,阿哲媽媽便興奮地起身離開往樓梯走去。

沒過多久,她抱著一箱綠黃相間的鐵盒過來,「你們要不要來看看自己寫了些什麼啊。」大家紛紛湊過去,畢竟當時寫了什麼內容可能都忘得差不多了,好奇地尋找自己署名的卡片。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著,一群人魚貫地走到租車前行停下,都少正和汪麥忙著收大家的駕照,和老闆處理一些手續上的問題,程蒨文則是和夏彤還有林怡文聚在一塊兒聊天,夏彤和程倩文國中時幾乎形影不離,夏彤個性樂觀豁達,為人和善,很不會拒絕別人,在程蒨文考試或是讀書心煩沮喪的時候都會陪她一起「練蕭威」,照顧種在後陽台的番茄(午餐水果男生把番茄丟在盆栽裡的土上)。還記得那時的夏彤體型比較圓潤了一點,但卻跑得很快,每次運動會班級大隊接力都一定有她,反而有一雙大長腿的程蒨文是在一旁加油的那一方。她們彼此都是對方最熟悉的摯友,畢業後也一直都有保持聯絡。

等待的同時,程蒨文不禁興奮地看著夏彤﹕「快點猜一下我今天早餐吃什麼。」

這個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突兀的問題,可是自國中起每天都被程蒨文問的夏彤不假思索的偏著頭認真思考起來,照慣例讓她給點提示。「中式、西式?」

「中式。」

「這次妳也是在家裡吃嗎?」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直到接近七月底的某個假日前天晚上,都少帶著一份雀耀的心情從公司回到住所,洗完澡後開始收拾隔天同學會的行李,準備要去台東開始一個為期兩天的同學會,雖然當初討論的時候希望是三天兩夜,但要大家三天都有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此他還向公司請了星期一的假。正值炎炎夏日,他簡單的帶幾件衣褲和盥洗用品,隔天就提著行李去火車站等待汪麥指定的火車班次,大家都會搭乘那一班到台東。他前幾天還在跟汪麥討論行程還有確認租車的事宜,班上一半的人都可以出席這次的同學會,頗讓他們倆感到些許意外,因為這次的同學會有點突然,最重要的是形式不再是吃個飯聚餐而已,所以時隔已久的小旅行讓大家都非常期待。

都少正身穿單寧夾克,裡面是白色素面短T和簡單的直筒黑褲,胸前揹著黑色單肩斜背包,裡面只帶了水壺和皮夾,除此之外他想不到還能帶什麼東西了。

上車後,都少正左右兩邊找著自己座位之餘,瞥了周圍,沒看到半個熟識的身影,我想也是,大家都是各自買票應該不會那麼巧。找到座位後旋即把行李放到架上,接著就坐下休息滑起了手機。看著群組內有的人在台北就已經上車了,陸陸續續報備了是否搭上此列車,大家遂開始聊起天來。火車快速的行進中,很快地經過一站又一站,程蒨文在群組裡回應了「上車囉」的訊息跳出,都少正心裡不由得感到一陣愉悅,眉梢嘴角滿意地漾起了好看的弧度,著手便私訊回覆道﹕「巧克力泡芙有帶到嗎?」

「都先生,請你好好講話J

自從早餐店遇到後他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不過因為雙方都很忙,訊息都回覆的很慢。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嗨,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欸。」是程蒨文,國中的時候他滿喜歡她的,如果要用現在的話講的話就是「欣賞」。因為每次周邦宇講到兩津勘吉的劇情她都和那傢伙互看了一眼然後一起笑,而且還笑得很開心,這和菁英班裡的她有著很大的反差。以前和一起她上過幾堂理化補習班的課,也同是菁英班裡的同學。

「我也沒想到。你家住這嗎?」

「嗯,在全聯附近。」

「長這麼大才知道妳也住這附近。」都少正略驚訝地笑著。

「畢竟我們那時候不熟啊。」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抵達了熟悉的火車站,一股溫溫熱熱的蒸氣湧上胸口,他心裡頓時感到一陣安心。

「少正﹗這裡。」一聲女性的清脆聲音叫著他的名字,原來是大他兩歲的姐姐開著家裡的紅色汽車在載客區等著他。

「嗨,姐。」他簡單且有朝氣的和姐姐打了招呼,接著扳起前坐的門把,傾身而坐。一看見家裡的狗也在車上,他用寵溺的嗓音說道﹕「還有我們可愛的大米呢。」都少正隨即伸手抱了抱位於後座米白色的瑪爾濟斯,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興奮的歡迎著他的歸來,牠一坐上都少正的大腿上便不停地舔著少正的雙手,尾巴更是左右來回的搖擺著。

「我有點嘴饞了,我們去買些消夜吧﹗你有想吃什麼嗎?」

他毫不猶豫地說出腦中的口袋名單,「我想吃廟口夜市的蝦仁肉圓和大腸麵線。」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哲是他們的國中同學,當時大家每天都玩在一起,一起惹老師生氣,一起搞怪讓女同學們無奈地直翻白眼。想當然爾,被班上比較兇的女同學揍一頓更是家常便飯,不知為什麼的,那個年紀就特想逗逗別人。然而,他卻沒能和大家一起從國中畢業,大家對他的印象也只能永遠地停留在國中三年級。

「從來沒想到阿哲會這麼突然就走了。」王燦雲首先打破了沉默繼續說著,「直至那次為止,我從不覺得生離死別離我很近。還記得我看到我訊息時,還以為是你們在開玩笑呢。」他苦澀的笑了笑。

「過去發生的事情我們就別提了。」為了想要轉換一下這裡有點沉重的氛圍,都少正重新打起精神向大家邀杯。

「我們去一趟台東怎麼樣?」忽地原本默不吭聲的王燦雲提議同學會的旅遊地點。

大家很快的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的眼神好像在傳遞某種共識。很快地,辛祖浩拾起雙手輕拍了一下大腿,用比剛剛談話時的聲音還要再大聲的喊道﹕「我覺得可以」。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年過去了,但和阿哲每天下課跑去福利社買涼麵吃的情景卻彷彿昨日似的,讓人不禁快忘記他已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想到這段往事心裡又湧起陣陣酸楚。

阿哲是都少正國中的摯友,每天上學都和大家混在一起,下課就衝去福利社買零食飲料還有涼麵﹔或是上數學課的時候和老師耍嘴皮子,聽老師講大學還有當兵的事情﹔把班導的話當耳邊風,有事沒事就打個嗝,此起彼落的打嗝聲令班上女生作噁,然後就被投訴﹔太多太多的回憶倏地湧上心頭,當時的大家對未來都有著期待與憧憬。

都少正看了腕表一眼,「居然這麼晚了。」明天有個重要的會議要報告,所以才會加班到現在。

雖然已近九點了,但因為公司位於市中心,就算到了晚上,一路上還是有不少店家營業時間才剛開始,各種消夜都有,像是雞排、大腸麵線、燒餅油條、湯麵、肉圓等應有盡有。每次下班後看到馬路上還是有不少的車子和行人在行走,都有種「現在還很早」的錯覺。都少正買了鹹酥雞邊吃邊走回住所。

可能是因為最近汪麥在群組裡說要辦同學會,才會又想起阿哲了。他從包包裡翻出鑰匙進了門後,隨即把鑰匙放為原來的位置,免得又像上次一樣忘記帶鑰匙。開了燈,穿上室內拖鞋,步伐略顯疲憊地走向電視前的淺橘色沙發,咻—的斜躺下去。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哪裡﹖」

前方紅色的紙燈籠吊掛在路旁,形成一條條迂迴邐迤的彎曲紅線,照亮了夜晚的街道,空氣中也瀰漫著一絲絲與她格格不入的氣息。

他們繼續往前方似乎挺熱鬧的方向走著。

這裡是下界。各種妖怪居住的地方,前面紅紅的那一片燈海是市集,我們要去的妖怪安就在那裡。他潔淨的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淡淡的解釋著。

這時聽著珅鄴解釋的美澍這才注意到他服裝的改變。咦,你是什麼時候換成和服的﹖」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他在森林不小心疏忽,沒注意到藏匿在落葉堆裡的捕獸夾而受傷了,腳踝的傷口深及見骨,鮮血直流。當時還是國小生的她剛好路過,見狀便馬上熟練的破壞釣捕獸夾,幫牠做了簡易的包紮後轉身把東西放進背包的一瞬間,珅鄴就馬上離開了。當下的皮肉之痛他難以忘記,右腳的腳踝上還留有逐漸淡去的疤,不過更令他深刻的是那個女孩,要破壞那個補受夾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不過就是幾秒鐘之間的事,只是被那個人類小女孩碰巧撞見。雖然那時她還是國小生,臉上的稚氣卻已經漸漸褪去,秀氣的臉龐流露著一分成熟,那是珅鄴對美澍的第一印象。自此每當美澍來到山裡,他都會不自覺的默默觀察著她。珅鄴見證了她這幾年的變化,多了幾分女性的柔與美,但是也不失身為青少女的羞澀與活潑。

都已經七、八年前的事了,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算了,她記不記得都無所謂了,他們的相遇本來就只是一場再平凡不過的偶遇,不應該抱有什麼期待的,畢竟他們兩個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珅鄴看著前方美澍的的背影,往事默默地浮現出心頭。

之後他們倆個一路上都安靜的走著紐任何交談。階梯不多、平坦的山路伴隨著此起彼落的蟲鳴鳥叫,化解了兩人之間的沉默,樹上的知了也紛紛唧唧的叫著,牠們像是在歌頌生命般似地聲嘶力竭的叫喊著。外頭酷熱的夏季氛圍尚未蔓延至森林內,一片片綠蔭錯縱疊置,樹葉隨著涼爽的薰風左右搖擺,發出婆娑的摩擦聲,山裡就像是世外桃源,隔絕著夏季特有的炙熱。這條森林小徑好像只是通往山得更深層,並非往上爬坡。一路走來,有幾處山壁上的岩石裸露出來,並沒有被雜草或青苔給覆蓋住,前面還有數條紅色的緞帶和白色的注連繩相互交纏著。

「吶。」美澍看到很多這種岩石,終於還是忍不住好奇心作祟開口打破沉寂。

「嗯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之後的某一天清早,珅鄴已在神社前的空地拿著竹掃把將落葉掃成堆,雖說因雪的堆積落葉枯枝沒那麼多,只是神社周圍的地也頗大,要把散落四處的枝葉掃起來也是需要一點時間的。珅鄴大可用妖力輕鬆就能完成這項工作,但是他選擇像人類一樣,慢慢地掃著落葉。

其實他覺得這種時刻是一天之中最清靜的時候。

即便是在冬季的清晨,也還是有少數參拜著或是健行的人來到白川神社,人類是看不到他的,但是看著因不同目的而來到神社的人們,珅鄴都覺得人類的可敬之處就是能夠在他們有限的一生,認真的過完每一天。他已經過了不知幾千萬天了,人類的一天,就像是他的一秒,然而誰會對上一秒做了什麼事而在意過呢?「天」的單位對他來說實在太渺小了。

一起床就不見白川蹤影,不過這也不足以為奇。白川在鈴緒上貼了一張便條,上面寫著﹕「草藥沒了。」

「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竟然把邊條貼在鈴緒上。他到底知不知道人類要是看到了會作何感想。」他邊碎念邊擦拭著洗手舍的勺子,並把漂浮在水上的雜物撈起。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怎麼一聲不響的離開呢﹖她該不會真的遇到壞人了﹖即使此刻她雖然這麼想著,還是忍不住開始端詳起這初來乍到的地方。

    從來沒有進來過神社裡面,她不知道原來神社裡面的擺設是如此的簡潔還有生活化,有九宮格置物櫃、筆記型電腦、電視、拉門櫥櫃等還有她面前的茶几。

    拉門打開了,珅鄴手持者放著茶的托盤及一張紙進來。

   讓妳久等了。他泛起一抹微笑並在美澍對面坐下。

   不會。」美澍也微笑著回道。到是你剛剛突然離開,我有點嚇到就是了。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雙未經修飾的纖手拉開和式木門,迎面而來的冷空氣又再度提醒了她,現在是冬天。    

    今天意外醒來的比較早,美澍吃完早餐便上街漫無目的地隨意散步,覺得最近事情好多,心情有如亂麻般的交纏結,思緒漸漸紊亂。

    今天就到白川山走走吧。

    荻野美澍步伐小而緩慢地走在依偎著白川山下稻田旁的小路上,她伸直了身子,慵懶眨眼。

    從爸爸小的時候爺爺常帶他去山裡玩,而美澍小的時候當然也不例外,山就像是她家後花園一樣,只是她還沒全部都走過一遍。

文章標籤

偽探險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